欢迎访问宁波房产律师徐志宏个人网站!

老汉医白内障选错医院悔煞人,一眼球毁损医方赔偿16万余

  【裁判文书】:详见中国裁判文书网(2019)浙0203民初11063号 民事判决书

  【案情介绍】

  本案当事人是2017年8月附近找到本律师的,老汉何某某,70岁,农村的,稍微有点文化,在村大队里做返聘会计。某日一家本地的眼病专科医院去他们村里搞宣传,专门给老年人做免费眼科体检,说可以给所有白内障老人免费做白内障手术,老汉就很“幸运”地被选中去住院了。选了左眼先开刀,结果术中痛得半死不说,术毕当天眼痛眼胀剧烈,伴恶心、呕吐,眼压高,眼球光感完全失去。检见眼内积血,眼部超声示“左眼出血性脉络膜脱离,左眼玻璃体积血”,确诊“爆发性脉络膜出血”。后来这家眼科医院请了个外院的医生又给开了一刀,那医生进眼球一看,脉络膜脱离太严重,根本不敢碰,怕下不了台,赶紧只做了玻璃体切除及凝血清除,没敢做网膜复位及硅油注入,仓促下台。过了十几天转到上海瑞金医院去开了第三次刀,瑞金的医生也只是放出积血,后边的手术因为角膜血染明显,根本无法进一步看清,做不了。上海医生明确告知左眼球毁了,需要摘除。就这么个情况,为了做个“免费”手术,结果断送了一个眼球。“免费”手术其实不是医院不赚钱,而是用了患者医保卡里的钱,还有一笔红十字会的专项基金,一个几千块钱的白内障手术,人家医院能收一万多元的费用。本来老汉年纪大了,有点白内障也正常,老头还做着会计,所以本来视力足够生活和工作,现在眼球毁了一个,那是彻底做不成会计了。怕身体吃不消一直不敢去做眼球摘除,反复发炎、疼痛、流泪,还有发炎蔓延到另一个好眼睛的可能,可谓倒霉透顶。

  其实何老汉的眼球2017年8月找到我之前早就已经毁损萎缩了,这家眼科医院的院长自己也诊断了“眼球萎缩”,本来早就可以定残的,但是我们大浙江居然有个吊诡的“规定”,一般司法鉴定机构不允许涉足“医疗损害”类案件!我大浙江为了实现此类案件的“全面可控”也是有够拼的。所以老汉要去做个残疾鉴定也没有司法鉴定机构给他做,总不能撒谎说我这个不是医院搞坏的,是我自己搞瞎的吧?好像也不妥,无奈只能先诉讼了。要诉讼先得取证吧,这案子当时我跟另一个律师合作一起去这家眼科医院取的证,所谓取证,无非就是封存复印病历而已,这个法律都有明确规定的,医疗机构务必配合,但是迎接我们的果然还是刁难和谩骂,当时有个“沈”姓院长居然还说“我今天让你们走不出这间办公室”。磕磕绊绊总算完成了取证,拿来病历复印件一看,不出我所料,果然是篡改得面目全非,入院卡上涂涂改改,病史当中被添加了不符合事实的内容,一个普通的“老年性白内障”诊断硬是改成了“外伤性白内障”,可笑的是明明写着“视物模糊5年”,而“外伤史”只有4年,居然这样也算是“外伤性白内障”,关于2月17日的术式记载多处自相矛盾,术前说做A术式,术中说做了B术式,术后查房又说做了A术式,更搞笑的是一份病历中居然有两份内容不同的出院记录,上面都有签字盖章,种种荒诞和逻辑错误不一而足。

  【律师工作】

  因为医疗纠纷案件患方的弱势地位,案件在程序推进中遇到了巨大的阻力,本律师通过不断跟两任法官、数家鉴定机构的艰难沟通,努力推进案件的进度。在医疗损害鉴定听证会上,本律师代表原告提出医院存在的三大方面总计7项过错,包括术前诊断不正确不全面、手术方式错误、麻醉方式错误、术后穿刺处置不当、二次手术处置不当等多处违反诊疗规范,未尽审慎义务,并侵害患方知情权的问题,还提出了病历资料多处篡改过的问题,以及第二次手术外院请来的手术医生“陈某”系违反执业医师法执业等问题。我指出,患者术前眼睛只有普通老年退行性变化,其眼球结构毁损是因治疗不当引发爆发性脉络膜出血引起的,白内障总体来说治愈率很高,规范治疗情况下,以国内医疗机构平均水平,预后良好。但是本案由于医方存在术前诊断疏忽、手术方式选择错误、麻醉方式错误、术中术后处置不当等各种重大过错,才导致严重并发症,因果关系明确。本律师的陈述获得了鉴定机构的支持,鉴定意见认为:被告如能术前准备充分,术中规范操作,可明显减少并发症发生的几率;出现并发症后如果能正确及时处理如有效行玻璃体切除术+视网膜复位术,可能可以挽救部分视力,保住眼球正常状态。鉴定结论为:被告在对原告的诊疗过程中存在医疗过错,该过错行为与原告左眼视力下降之间存在因果关系(主要原因);被告已构成八级伤残;被告本次医疗损害所致误工期限拟为120日,护理期限拟为30日,营养期限拟为30日。

  【维权结果】

  最终法院判决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、护理费、残疾赔偿金等各项损失149231.20元、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,合计164231.20元。

  【律师建议】

  别小看白内障是个“小手术”,那是普通老百姓的朴素认识,在人身上动刀子的哪有小事?更何况是在眼睛里面动刀子。近年来大量新的“微创”和“高科技”医疗仪器设备和新术式的推广,给患者更多更好的手术选择,但也对医生的手术操作技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这类新技术对医生的培训和熟练度操作要求比传统手术要高很多。越是精密的医疗器械,在学艺不精的医生手中就越是风险巨大,脏器坏了不可再生,所以患者就医一定要选靠谱的医生和医疗机构。

上一篇:下肢肿痛实为血栓,三甲医院盲目手术致大面积肺栓塞死亡赔偿70万
下一篇:一场火灾妻儿双亡,律师帮助取得经济弥补(案二)